作者:赖康伯

于是,一时间许多没带女伴的男生们,一边热情的冲周晓雅打招呼,一边走了过去,那些个带了女伴的,都在心里暗暗后悔,早知道周晓雅会来,干嘛非带个累赘在身边,这大好的和校花接触的机会摆在眼前,却只能这么干看着,有些男的耐不住寂寞的冲自己的女伴介绍道:“看,那就是我们学校的校花。”

作者:隆梓萱

尤其是他回忆起自己曾经在一些高官的自传里,看到有人唏嘘道院生涯时,曾隐晦的提起,似乎道院每隔一段时间,都会有所谓的新生考核。